2012/5/8

用足跡丈量生命


不知不覺,我居然成為所謂的「背包客」。
交換前寫了封家書給老爸老媽,只說想要去哪些地方旅行,壓根沒打算獨自一人。2008年看完電影「The bucket list」一路玩到掛,第一次有了很大的動力,想要離開台灣,放膽體驗。

生命的點點滴滴會串連在一起,之後逐漸開始在圖書館借閱關於旅行的書,在筆記中寫下「既然誕生在世上,就該用自己的雙眼,好好看看這世界。」「有些事情現在不做,以後一輩子都不會做了」等等的熱血句子。

復旦宿舍書桌前的中國地圖,彷彿有種魔力,牽引著自己往下一站前進。
飛躍中國這個計畫其實有點笨
我的秀逗相機,經常要拍個十來張,才會成功一次。
往往都跳到關節快爆炸才成功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當我全力衝刺往前跳躍時,有股真實的存在感。
那是一種強烈的感受,可以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。

「我跳故我在」,原來當初取傑克飛這個綽號不是意外XD
阿亮說,旅行或是當國際志工,最簡單的動機,是為了體驗不一樣的life style

旅行,也許就是用足跡丈量生命。
多深、多寬、多遠,都由自已決定。

還不算旅行家,只是個行走者。
背起行囊,我想去遠方。
路上總會遇到志同道合的夥伴,

「試著找尋一種意義,足以撐起生命的重量。」
旅行,就是我的答案。


2010.1.10 於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