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/5/7

微不足道的小事


微不足道的小事

三月十四白色情人節我登入了成功嶺,開啟了替代役青年的故事。
壓根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役別,腦袋還經常停留在大陸尋奇的回憶
偶爾思考一下未來,種種想像構築了那時的生活。

大概是上輩子有做好事,我選到了經濟安全役,撥交到一個很棒的環境。
這個單位很重視公益服務活動,老人院、育幼院、捐血、獨居老人關懷combo連發。很坦白地說,某部份的動機是為了作績效給役政署看。但我覺得,替代役還是有它存在的積極意義,政府每年讓這群人投入社會公益,姑且不論出發點是自發或被動,都給了役男們一些「機會」,實際接觸這社會比較灰暗的角落,發揮擁有的一點心力。

這禮拜去了兩次育幼院照顧身心障礙的孩子,由於每個院童的情況都很特殊,社工用一對一的配對方式以確保安全。我分配到的孩子幾乎無法走動,只有右手有知覺,於是我抱著她走到一樓,推著輪椅跟著大夥兒到鄰近的國小散步。那個當下,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感謝父母讓我擁有好手好腳,跟還不錯的腦袋。也許感恩知足這種老掉牙的想法大家都知道,但也唯有實際去經歷,去接觸與我們生長環境全然不同的「生命」,才會有更深一層的認知。

又或許如同九把刀所說的,「我們習慣了在陽光下大步前行,習慣了順遂,習慣了別人只要跟不上我們的腳步我們就產生憐憫的心情,這其實是一種優越感的變形。當然,這不是說你不善良,同情心當然也很重要,只是在同情、在鼓勵之外,也許還有更重要的東西」

我想,那是陪伴。
陪伴,也許就是一種最穩定的力量。
陪著這群孩子們散散步、說說話、丟丟球,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但那個過程中,我們卻可以安身旁那些生命的



「心」。